游戏花了几十万的人「他上完50万一年的大学却用2500元忽悠7个人花3年做个游戏」

你心目中的独立游戏制作人是怎样的?

是痴迷动漫的重度死宅?是微笑着做出高难度关卡的程序员大叔?还是敢在公众场合大胆表达独到观点的中二病患者?

(《双人成行》的制作人)

对于很多人来说,独立游戏制作人似乎是一个十分浪漫且自在的职业,能不受条条框框的束缚,把自己脑子里的创意,变成一款好玩的游戏。他们还能跑去世界各地,参与形形色色的游戏展会,跟大厂的明星制作人谈笑风生,收获天使投资人的青睐。

实际上大部分独立游戏开发者都是拿着2500元工资,却用2500万份精力去投入研发的工作狂人。

今天小弟要介绍的就是彼方工作室创始人、最近在Steam上架反塔防游戏《加把劲魔女》制作人,同时也是B站游戏区人气UP主——白吃毛,来看看一款优秀的独立游戏,背后的制作人究竟是如何炼成的!

(《加把劲魔女》宣传图)

1.“为了玩游戏,我和父母赌了个大的”

和8090后的许多人的游戏经历类似, 白吃毛学生时代的游戏经历其实和屏幕前的你我并没有很大不同。他的游戏经历和许多人玩游戏的轨迹类似,最早是从大家都熟悉的“超级玛丽”开始入手,后来开始玩了第一款网游《梦幻西游》,后续DOTA、魔兽等等也没少玩,去网吧开黑连坐什么的也一个也没落下。

(很多人网游梦开始的地方——《梦幻西游》)

只不过与很多同龄人不一样的是,白吃毛的父母在处理孩子过早接触网络游戏时,显得格外开明与豁达,当时电视上有那个点播台,他的父母甚至会跟他一起看游戏风云GTV,这大概是很多人羡慕不来的。而他们将能否在玩游戏的选择权,交给了白吃毛自己去决定。

再加上白吃毛一直都是个敢想敢做的人,为了自己的游戏权,他也付诸了行动。“我上高中的时候,还跟家里打赌来着,我说如果我这次考了全校第一,以后不要管我打游戏的事了,我爸妈也同意了。”

白吃毛也是说到做到,靠着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全校第一,这让小弟我不禁惊叹到,这全校第一这么好考的?而他的父母信守承诺放任白吃毛自由安排学习与娱乐的时间,再也没有操心过他玩物丧志的问题。

父母的支持与信任,是孩子创造世界的支点,这句话用在白吃毛身上一点不错。或许就是从这里开始,就决定了他游戏制作人的起点。

2.“当我对未来很迷茫的时候,我遇到了那个机娘”

不过,真正让白吃毛真正意义上以策划的思路去玩游戏,产生想要自己做游戏想法的时候,是在他的大三大四的时候。

因为白吃毛大学就读的是上海交大的计算机专业,在大三的时候,学校规定学生要去找单位实习满7个月才能毕业,所以白吃毛跑去做了网站前端与服务器搭建。

但在上手实习后,白吃毛却跟所有刚进入社会的大学生一样,陷入了就业迷茫期,开始怀疑他未来要从事的行业,是否会是自己感兴趣的事业。但有一款游戏改变了他的想法,甚至可以说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那就是《尼尔·机械纪元》。

那时候的《尼尔·机械纪元》比较火,游戏内丝丝入扣的剧情设计,让白吃毛萌生了想做游戏策划的想法。

说干就干,白吃毛在实习之余,就先从《尼尔·机械纪元》剧情分析开始做起,一点一点地接触游戏策划与设计。

说到这段经历,白吃毛依旧显得十分激动:“为了做剧情分析,我还特意去了解了一下西方的存在主义哲学,因为尼尔里面套了一层哲学的思维,包括整个游戏的核心剧情,就是在探讨存在的意义这个东西。突然有一天,我热血了起来,感觉自己这一生就该去做游戏,也就是那一瞬间的热血,决定了我这一辈子人生的奋斗目标。”

(努力做游戏的白吃毛)

3.“考上游戏设计顶尖学府,也没有那么难”

在白吃毛决定转行做游戏后,就决定去国外继续就读游戏设计专业。在经过一番筛选之后,最终选择了USC(南加利福尼亚大学)的游戏设计专业。

不过在提到这段经历的时候,白吃毛倒显得比较云淡风轻。“其实我觉得申请起来并不算特别困难,因为陈星汉当年也是上海交大的,因此USC对上海交大的好感度比较高,最困难的事情就是语言了,当时托福要求是80分,但为了保险,考了4次到了108分才停下来。”

实际上顺利就读,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据公开资料显示,南加利福尼亚大学的游戏设计专业自2009年开设以来,一直独占北美游戏设计学院排行的鳌头。《神秘海域》首席设计师Richard Lemarchand为该学院的副教授,《光遇》游戏制作人陈星汉为该学院的优秀毕业生。

国内的学生想要报考这个专业的话,除了要提交托福、雅思的高分成绩证明外,还需要提供作品示例,以及至少三封以上的推荐信,才有申请该专业的资格。而且USC游戏专业的学费也贵得吓人,根据网络搜索到的信息得知,学校一年学费就需要花上40多万,如果再算上食宿交通等各项费用的话,最起码得有一年50万的预算才行。

当然在这其中,白吃毛表示也离不开他父母的支持。“在我考上交大之后,我父母虽然会在嘴上抗议一些东西,但在实际行动上一直都很支持我,都是在让我自己拿主意。所以,我在决定转行做游戏时,他们基本上没有太大的意见。”

(课堂氛围,来源网图)

进入USC之后,白吃毛算是正式踏上了制作人之路。

他曾和学姐做了款有点像《双人成行》的名字叫《The Distance》的游戏Demo,在这款游戏中,两边的玩家虽在相似的世界中行动,却无法直接看见对方的角色。但是,两边玩家又要互相配合,一步一步为对方搭建出前进的道路才能过关。

这款游戏最终获得获得了2018 IndieCade的提名,也算是白吃毛第一次将自己的名字,大大方方地展示在IGN等众多游戏媒体与玩家的面前。

而在USC毕设展示中,他的毕业设计《桎梏》则被朋友称作“教老外写汉字”的游戏。游戏中遇到的谜题,需要玩家手写对应的汉字来进行解谜。

据白吃毛自己回忆:“在当时给外国导师跟同学体验时,导师也说挺适合用来去推广汉字教育的,很有意义。”

4.打响原吹第一枪的“米卫兵”头子

除了做游戏之外,白吃毛还是一位已经在B站发布视频六七年的UP主,他做过MMD,做过MAD,做过游戏解析,聊过游戏设计,科普过游戏行业,也分享过自己做的游戏。

在USC学习游戏开发的他,六七年来一直在分享有关游戏设计的知识与见解,从手游到端游,从独立到3A,只要关于游戏,几乎无话不谈。

(专注于分享游戏设计行业知识的栏目【游戏设计室】)

(吹一吹手游圈大新闻的栏目【手游破事多】)

不过让他一战成名的,大概就是在B站上舌战群儒,把《原神》测评成“中国最优秀的开放世界手游”的光辉事迹。

(B站排行榜最高第12名)

在2020年原神的视频中,白吃毛丝毫不掩盖他对原神的赞美,“原神在单机体验这一块做的是顶级的,至少在目前的国产手机平台上没有人能超越……”、“外国的游戏业内人士是承认了原神的,就这一点上我觉得原神是促进了中国游戏行业发展的。”

说实话,在《原神》刚公布“碰瓷”《塞尔达传说》的风口浪尖,在这款游戏才处于二测阶段,还没有跟玩家正式见面的时间节点,就敢把其称为“中国最优秀的开放世界手游”,确实是需要点勇气的。

(当时骂的真的很多)

只不过,很多指责、攻击,甚至是持续不断地给白吃毛发私信,劝他好好做人的玩家,很少有心平气和看完测评视频的。

这期视频其实也给白吃毛带来了不少负面影响,真真切切让他感受了一番什么叫做网络暴力。

“原神的那期测评,真正让我感受到了网络暴力,事实上,还有人每周三固定给我发私信,来喷我一下。”但白吃毛表示他后来对这些就释然了。“一开始我挺难受的,但到后面,我发现很多人只是希望发泄一下情绪,纯粹地发达下他对你的一观点,也不是真正地想要去伤害你。等到后来原神公测了·,舆论风向直接就反转了,现在想想还挺有趣的。”

(来自2022年的评论区留言)

“游戏圈有点像饭圈,每款游戏都会有狂热的,不理智的粉丝,有些游戏粉丝动静会闹得很大,闹到大家都知道的地步,所以我希望不论喜不喜欢原神,都能理性一点,不要去人身攻击也不要去带节奏,要保持独立思考。”白吃毛说道。

这位明明可以靠做视频出道,成为游戏测评区一哥的UP主,并不想利用到手的流量红利,去带“原神是中国最优秀开放世界手游”的节奏,而是想要做一点能真正改变国内游戏生态的事情。

或许,这才是白吃毛在创作各类游戏测评、游戏文化分享视频的目的,也是他坚持把创作收益捐献给希望工程的初心所在。

(白吃毛坚持将视频收益,全部捐给希望工程)

也或许正是因为白吃毛对于分享视频的态度,B站UP主这个身份,没想到最后竟然成为了他正式成为一名独立游戏制作人的最大助力。

5.一个PPT,拿到了鹰角的投资

学业完成后的白吃毛打算回国发展,正巧借着做UP主的机遇,白吃毛认识了一些鹰角的朋友,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们聊到了白吃毛想要做一款游戏的想法,开玩笑地说就希望给白吃毛当时还只是停留在概念上的游戏做个投资。

于是白吃毛连夜做了个PPT,然而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就拿下了这笔投资。

“当时我们聊完天,我就回去连夜做了个PPT,然后,第二天给他们讲了一下,没想到他们在什么东西都没有的情况,就给我投了一笔资金。我当时就想,既然有这个机会,我还是得自己去做游戏。”

(这个游戏就是后来的《加把劲魔女》)

虽然在拿到鹰角的第一桶金上,白吃毛说得似乎比他考上USC还云淡风轻,但实际上在他毕业的时候,就已经是B站游戏区名声远扬的人气UP主了。有这笔启动资金,剩下的事情就很“顺理成章”了。

白吃毛直接在B站个人主页发布了招聘需求,向他的粉丝提出了想要搭建一个名为“彼岸”的游戏工作室规划,并给出了上海市最低2500元的薪酬标准,与十分优渥“包吃包住”的待遇。

最终,他从100多份人才简历里,成功“忽悠”来了7个志同道合的小伙伴。

说实话,怀揣着一腔热血过来跟白吃毛做游戏的小伙伴,一开始肯定是没有想到在招聘里写的“包吃包住”待遇,居然会是七个人同住一个别墅,还得兼顾厨师与保洁阿姨的活,一人一天轮班买菜做饭外加擦桌子扫地。

而且更让白吃毛他们没想到的是,这游戏还没做多久,他们的工作室就得迎来了疫情时代下的物资短缺问题,差点没“饿死”在别墅里。

“在疫情期间,要么是要在小区群里要跟团去买菜,要么就是得踩点去抢爱吃的菜,得把那个APP不停点击刷新才行,真的很难买到充足的物资。那时候大家光是活着就已经很艰难,就别说是还要研发游戏了。”白吃毛聊到当时的情况还有些心有余悸,好在后续政府及时地发放了物资,让他们能静下心来继续做这款“反塔防”的游戏。

同时,白吃毛也凭借着他的三寸不烂之舌,在2021年上半年靠着超高质量的半成品游戏,成功引起了各路大厂的关注,从而抱上了腾讯的粗壮大腿,再也不用为资金问题发愁了。

跌跌撞撞地熬过了工作室初创的开荒期,让一切游戏研发工作就此步入正轨。

而彼岸工作室的规模与薪酬待遇,也从一开始7个人小作坊,扩大到了12人,工作地点也搬到了写字楼,薪资终于不是上海最低工资水平了。虽然现在研发过程中依旧会遇到各种困难,但相比刚开始,现在可以算得上越走越顺,在实现梦想的道路上,成功迈进了一大步。

至于那款他们已经打磨三年的“反塔防”游戏《加把劲魔女》也在今年的7月29日,于Steam商店上线了免费试玩的版本,游戏或将在明年正式上线,目前游戏广受玩家的好评。

5.“机会永远也不会留给准备好的人”

在采访的最后,白吃毛在回顾一路走来的经历之后,也向我们分享了他的成功秘诀:

“对于每一位想要做款游戏的独立制作人来说,我认为真正能让你把梦想落地的机会,其实是转瞬即逝的。很多人都想着,我得先去大厂做个几年,积累下人脉、技术跟经验,才能去做出自己想做的游戏。但在绝大部分的情况下,机会永远也不会留给准备好的人,当你感觉这一切都准备好的时候,环境往往又会出现新的变化。”

“所以,有的时候想做一件事情,就真的在一念之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